|   在线报名   |   视频服务
   
 
 
首页学子风采身边的故事
我实习的远近辩证法
新闻检索
2013-06-27 16:56:27 ADMIN 湖南大学新闻传播与影视艺术学院 点击数:

我实习的远近辩证法

——09级新闻专业 文韵峰

    不知不觉,大学生涯接近尾声。似乎专业大实习在大家心里就像一条分界线,没过去之前,都觉得自己还是属于校园的;而一旦迈过去就感觉,离校的钟声就快敲响了。

    在这个注定属于实习的夏天,我注定要有不一样的生活。习惯了不曾熟悉的圈子,经历了未曾预料的事情,体会了未曾感受过的艰辛,学到了未曾学到过的本领。

    要把这所有的所有总结成一句体会的话,那就是:实习,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。

    记不清是从何时起,“三个月专业实习”这几个词语开始不停地被我们提起。曾经以为只有快毕业的学长学姐才会经历的遥远的事,现在,竟也悄悄的和我靠近。

    我实习的地方,是新华社北京分社的电视采访部。想到做电视,我就很开心。一个原因是因为每天可以不必过于埋头去斟字酌句,因为我总觉得,电视画面是要比文字鲜活直接的。还一个原因就是,电视采访很难像文字采访那样单人独立完成,通常都是要两人结组而行的。因此无论我采访什么,总能有一个老师在身边做指导。我想这对实习会是好事。

    来到新环境,破冰工作自不必说。毕竟不想干坐在位子上漫无目的的浏览网页消磨时间,所以壮起了胆挨个跟老师们介绍自己。

    电视部采编新闻的流程基本上是这样的。自己发现题目或者有编辑约稿,通过人脉关系联系受访者。然后两人搭伴,一个采访一个拍摄。回来后把采访的内容整理成文字,我们叫做“听同期”。最后便是写稿,剪片字了。

    特别要提一下这个“听同期”。电视采访不像文字稿件那样一目了然,可以较简单的摘录出我们需要的内容。通常一段采访,第1分钟和第5分钟的画面会是完全一样的,但是两个时间段受访者所说的内容却可能不相同。因此要想找到我们需要的部分,就先要把受访者说的话和素材的时间相对应,整理出一份标有时间尺码的采访内容。这样才能便于写稿。而通常,这种只费时不很要技术的工作,都是由我们实习生来完成的。

    听同期的好处,是可以训练打字速度,同时足不出户便可以了解到老师们的采访内容,长知识长见识。但毕竟,这不能是我实习的全部。我得想办法更多的去采访,去拍摄,走到室外去。

    于是很快,我接到了我今年夏天的第一个活儿——跟一个老师去报道夜巡查酒。这是一个少见的夜差,拍摄的对象都是一群过着美国时间的交警。于是我们下午四点便赶到了交警大队,赶着他们的起床时间开始拍摄。电视语言相比较文字虽然更加生动真实,但是却更讲究表达。画面的设计要顺眼,要包含内容,还要让大家看懂我们想表达的东西。这其实是要花一番功夫的。所以我仔细盯着老师机器的取景屏,用心的思考他记录下的每一个片段。

    真正的考验是晚上的查酒。由于老师要保证画面的质量,所以他负责拍摄,而我则被安排采访被查出酒驾的司机。虽然每天电视里都多多少少有些有关酒驾的消息,但现实中选择铤而走险的还是少数。而此时的我,一方面想着能查出一个半个的,我好拿着麦克冲上前去;但一方面又不知道自己这样想是不是太过自私。我从未对这个的问题如此纠结过。终于,第一个采访对象出现了。我们赶忙冲过去:“您好,我是新华社的记者,问您个问题可以吗?”对方不答话。“请问您喝酒了是吗?”对方学会了不答话。至此,这个采访宣告失败了。

    “记者,应该都是这么问问题的吧。这次或许是因为采访对象不愿说吧。”我自己这么想。但很快,老师便告诉我说,下次上去,无需多言,直接发问便是。于是当第二个酒驾司机出现时,我的第一句话变成了“您喝酒了么?”对方顺势的说了声:“喝了半杯”同时还用手比划了一下。他的这个反应彻底成全了我们。这个镜头,轻松的捕捉成功。我事后回想总结出,问问题的方式真的会左右结果。想要有所收获,真不能太客气。

    就这样,我的第一次外出,在完成了采访和拍空镜之后,于晚上十一点半结束。

    不久,我有了我的第一次约访,第一次写稿,第一次拍摄,第一次剪辑。种种的第一次都让我新鲜,但都让我感到充满挑战。很快,传说中的实习已然成为了我的生活;原本意识里能力差距带给我的恐慌也正在一点点消散。实习,说它很远,其实也并不远。

 

    就这样,我的实习开始走上正轨。我开始对各种工作蠢蠢欲动。我以为我已经学习到了写稿的简单套路,基本明白了新闻摄像的取景方式。我以为,我的实践能力很强,已经在与真正的记者一点点靠近。但现实总会在这样的时候给我重重的一击。

    永远难忘2012年的9月12号。那是我第一次可以独立出去进行采访。和我搭档的是同来实习的一个女生。很自然的,拍摄的任务就落在了我身上。

    我们分社的电视采访部,是新华社北京地区负责电视报道的唯一部门。在我来之前,我怎么也想不到,这么重要的一个官方单位,配备的设备竟然复古的吓人。记得2010年,我正式学习摄像之前,学院就购进了一批高清摄像机——Sony AX2000E。清晰的格式,简便的操作,存储卡储存素材。然而当我来到电视部后,我发现这里除了有两台主任用的机器是插卡的之外,其余的全部都是要靠磁带来储存的。其中不乏索尼190、松下190、还有索尼150这样的小古董。这让我感觉似乎从大城市来到了小山村,同时也让我有些措手不及。不过好在,一段时间的观察和摸索,我总算是熟悉了它们。

    记得那天是一个当场报废黑摩的的活动,活动在室外进行。活动开始在下午。那天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,艳阳高照。若是平日,我定会乐于碰到这样的好天气。但这次,我却要端着摄像机,仔细斟酌光圈的大小。

    我是有些信不过自动光圈自动对焦什么的。所以每一个镜头都死死地盯着寻像器上的高光斑马纹,仔细推拉确认焦点。推拉环、对焦环、光圈,我开始手忙脚乱,第一次发觉拍摄如此困难。

    拍完空镜,我长舒一口气。但没想到,真正的意外还在后面。

    活动结束,官方给我们安排了统一采访。但就在采访邻开始,我才发现,收音的部分出了问题。无论我们怎样调试,无线麦克对应的声道都没有反应。采访就要开始了。我只好先硬着头皮端着机器挤上去。

    摄像机通常都有两个声道。一般一个放在机器上接收环境音,另一个接麦克用来接收受访者的声音。由于麦克具有良好的定向收音功能,因此能摆脱周围环境清晰的收下受访者说的话。而现在,周遭环境嘈杂,又没有麦克,我对采访后素材能否使用没有信心。

    返程的路上,我很紧张。毕竟一条电视消息如果没有采访画面,是很难成稿的。我祈求机器本身所收的音可以让大家听清那人说的话。哪怕只有一两句。

    回到社里,采着素材,心里更加忐忑。老师站在身边,盯着屏幕。不久,问题果然出现了。除了收音不合格之外,我拍摄的素材还出现了对焦点错误、偏色、过曝的问题。我拍摄之前没有进行调白,拍摄时的用光和对焦还是不正确。最终,无论后期怎么调整,都无法挽回我拍摄上的失误。这次采访,没有成品。

    虽然老师并没有生气,并说“实习时候多犯点错挺好”。但这次经历依然给了我很大的心里落差。以为和真正的记者很近很近了,但现实是,真的没那么简单。

 

or近?

    慢慢的,我发现我除了技术上的差距,更多的还有对事物认识和分析能力的不足。而这些则是要靠阅历的沉淀来获得的。我想这才是一个合格记者最核心的本领。

    渐渐地,我发现实习带给我的不光是学会拍摄学会剪辑,也不光是开阔视野见多识广。更多的是告诉我任何时候对任何事都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。既不可有妄自菲薄的“远”,也不可有骄傲自大的“近”。同时也深刻的让我认识到,刚刚毕业的学生,想要生存想要强大,有太多自是高明的东西需要轻轻放下。

    三个月的历练,我有幸亲历了“721暴雨”“918游行”等诸多新闻现场,让初次接触社会新闻的我无比难忘。但同时我又要不停地告诉自己,这些并不算什么。我想只有当我可以在经历了许多后,仍能坐回位子上踏踏实实的听同期时,我才能说:我的实习是圆满的。

湖南大学新闻传播与影视艺术学院 版权所有 2012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湖南长沙岳麓区麓山路311号 湖南大学新闻传播与影视艺术学院 TEl: 0731-88821699 FAX:0731-88711515 整合支持:东上集云